登录首席营销官

正常登录

短信快捷登录

忘记密码
获取验证码
登录
极速注册

第三方登录

手机注册

邮箱注册

获取验证码
获取验证码
滑动解锁
注册

借TFBOYS大赚6552万元,掉队的优酷难有新故事

转载   2023-08-22   16:29
0
0
0
22916

本文系作者授权首席营销官发表,转载请联系该作者
作者 | 无字        来源公众号 | 新摘商业评论(ID:xinzhainews)
本文为新摘商业评论×凤凰网科技联合出品

TFBOYS不光为西安带来数亿元旅游收入,也让优酷赚得盆满钵满。


2023年8月6日,TFBOYS十年之约演唱会在西安举办。因三位主唱多年未曾合体,发布会门票一时间洛阳纸贵。


去不了演唱会现场的粉丝,毕竟还是大多数。这也给TFBOYS演唱会的独家线上直播平台优酷带来了巨大的红利。


图片

图源:优酷


优酷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,TFBOYS线上演唱会的观看人数达168万人,即使以最低39元的观看价格测算,本次直播,优酷也至少能坐收6552万元。


不过单单一场“出圈”的演唱会,或许难以缓解优酷的焦虑。


作为曾经长视频领域的翘楚,目前优酷不论是内容质量、月活还是创收能力,距离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都有较大差距。


考虑到阿里已经启动“史上最大组织变革”,各业务线需要独自面对市场,未来优酷或许越发难以实现复兴。



01
错失“版权大战”
优酷从第一到掉队


作为中国第一批涉足在线视频业务的玩家,2010年前后,随着率先上市,并“吞噬”土豆,优酷其实已经成为行业的翘楚。


艾瑞数据数据显示,2013年5月,优酷土豆的日均UV和月均UV分别为5062万和3.26亿,均位列榜首。


按互联网行业的经验推断,一家企业率先上市,并成为寡头后,大概率可以一劳永逸地创收,但遗憾的是,优酷却身陷亏损的泥潭无法自拔。


官方资料显示,2010年-2013年,优酷分别亏损2.05亿元、1.72亿元、4.24亿元以及5.81亿元,三年时间合计亏损13.82亿元。


图片

图源:艾媒网


不止于此,优酷的市场影响力还节节下探。艾媒网数据显示,2020年3月,优酷视频APP的月活还能达到4.34亿,到了6月就下降至3.81亿人。


易观千帆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末,在视频视频行业中,爱奇艺的月活为4.99亿,位居第一,腾讯视频的月活为4.57亿,位居第二。反观优酷的月活仅为1.7亿,低于B站和芒果TV。


优酷之所以在短短几年时间被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反超,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“版权大战”给二线视频平台提供了崛起的契机。


创立之初,优酷的业务模式效仿YouTube,以“UGC+广告”为主线发展,该模式的优点是成本可控,客群稳定,但想象力有限。


2010年前后,版权政策逐步收紧,视频平台如果想给用户提供优质的内容,就需要大手笔采买内容。也正是在此背景下,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开始效仿Netflix,走“PGC+会员付费”的路线。


事实证明,优质的内容确实有助于视频平台跑马圈地。以乐视为例,2011年,其斥资2000万元买下了《甄嬛传》的独家网络视频播放权。凭借此剧,乐视网收获36亿以上的流量。2014年,乐视网高级副总裁高飞对外表示,“截至目前,广告收入加上视频分销收入,仅这部连续剧的独播,乐视网至少得到了亿元回报。”


虽然在此背景下,优酷也放弃了“UGC+广告”的业务模式,转而积极采购影视剧版权,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这也让优酷的财报变得异常难看。这也解释了,为什么2010年-2013年,优酷的总亏损超10亿元。


因“版权大战”看不到尽头,2015年,优酷卖身阿里,并于2016年完成私有化,成为阿里全资子公司。



02
优酷定位尴尬
内容短板日渐显露




事实上,有了阿里的“输血”,优酷在“版权大战”中确实如鱼得水。


《毒眸》曾报道,2017年,诸多视频平台都在争夺《春风十里不如你》的版权,优酷直接以800万/集的价格拿下,“是很多对手的4倍”。


图片

图源:优酷


无独有偶,《时代财经》披露的数据显示,2018年,优酷还斥资16 亿元,获得了世界杯的独家新媒体直播权。


当然了,阿里的“输血”并不是无条件的,而是需要优酷反过来配合整体的大文娱战略,为电商、支付等业务引流。


比如,2015年4月,优酷就推出了视频营销业务“边看边买”,该业务由阿里妈妈提供数据、技术支持,用户在优酷观看视频的时候,可以同步选购推荐的商品。


由此,其实恰恰揭示出了优酷在阿里集团中的尴尬定位,相较于不计成本地采购内容在视频领域建功立业,阿里其实更在乎优酷的投入产出比以及能否辅佐电商、支付等核心业务行稳致远地发展。


而随着疫情、反垄断等挑战轮番来袭,阿里也告别此前粗犷式的运营模式,开始降本增效,输送给优酷的资源会随之减少。在此背景下,随着原有人才逐渐流失,优酷也越发难以打造爆款。


图片

图源:Vlinkage


Vlinkage数据显示,2022年网络剧播放指数TOP 10中,优酷只有《与君初相识》和《沉香如屑》两部上榜。2021年也是类似的趋势,云合数据显示,当年全网播放TOP20连续剧中,优酷仅五部上榜。


内容质量直接决定了,时至今日,优酷的流量相较于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玩家仍有较大差距。


图片

图源:QuestMobile


QuestMobile披露的《QuestMobile2023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》显示,2023年6月,在线视频月活规模TOP 3分别为爱奇艺、腾讯视频和芒果TV,优酷的月活仅为2.24亿,同比下滑3.1%,月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只有0.88小时,甚至低于月活规模排名第十的韩小圈。



03
阿里启动组织变革
优酷压力陡增




对于优酷来说,其目前面临的挑战不光是掉队,更在于阿里启动了“史上最大组织变革”,接下来需要独自面对市场的竞争压力。


2023年3月28日,阿里巴巴宣布启动“1+6+N”组织变革,其中“6+N”分别成立各自的董事会,实行各业务集团和业务公司董事会领导下的CEO负责制。 换而言之,兜兜转转十年时间,优酷将再次成为一家独立的企业。


图片

图源:QuestMobile


不过与十年前不同的是,随着智能手机完成下沉用户触达,移动互联网流量已然触顶。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截止2023年6月,移动互联网月活用户为12.13亿,同比仅增长1.93%。


在此背景下,优酷如果想要谋求高增速成长,只能“内卷”化发展,抢竞争对手的蛋糕。


但值得注意的是,经过多年的运营,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已经可以创造正向的现金流。


财报显示,2022年爱奇艺净利润13亿元,上年同期净亏损45亿元,同比扭亏为盈,首次实现全年盈利。无独有偶,2023年6月,腾讯公司副总裁、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也对外表示,腾讯视频已连续四个季度实现盈利。


反观优酷,目前仍身陷亏损的泥潭。2023财年第四季度财报(自然年2023年Q1)显示,阿里巴巴数字媒体及娱乐分部经调整EBITA亏损11.02亿元,上年同期为19.66亿,主要系“优酷审慎投资于内容及制作能力而收窄”。


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,阿里巴巴目前仍坚持降本增效的运营策略,该策略固然可以有效控制亏损,但也决定了优酷难以靠丰富且优质的内容持续吸引用户。


阿里2024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,优酷总订阅收入仅同比增长 5%,没有公布具体的订阅收入规模,整体的大文娱集团营收规模为53.81亿元。作为对比,2023年Q1,爱奇艺仅会员服务的营收规模就达到了55亿元,同比增长24%,不论是规模还是增速,都远超优酷。


虽然独立发展后,优酷有独立上市的机会,但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爱奇艺已经率先实现盈利,投资者有了参考标的,仍身陷亏损泥潭,并且用户规模居于第二梯队的优酷或许很难博得投资者的垂青。


由此来看,TFBOYS演唱会带来的亮眼业绩,显然难以缓解优酷的焦虑。

0人觉得好看

已标记好看

我们将会为更多用户推荐此文章

声明: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首席营销官立场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附上出处及文章链接。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,请征求作者本人的同意!

说点什么

发表

最热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

热门文章

更多
首席营销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