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首席营销官

正常登录

短信快捷登录

忘记密码
获取验证码
登录
极速注册

第三方登录

手机注册

邮箱注册

获取验证码
获取验证码
滑动解锁
注册

快手一哥辛巴走下神坛!

原创   2021-04-26   11:09
0
0
1

4月15日。


辛巴旗下公司原签约主播安若溪,在微博公开反诉广州巴伽娱乐传媒文化有限公司。


反诉状显示:

安若溪自2020年2月21日至2021年1月12日,共计参与电商合作活动23场,总时长202.8小时,获得支付金额共计5.34亿元,净支付金额合计约3.81亿元。

要求:

解除《演绎事业推广发展合同》。

并支付工作收入2650万元,滞纳金89万,惩罚性赔偿金4000万,将近6800万。

一纸反诉在“糖水燕窝”“跪求回归”“复出封路”“退网风波”之后,对于风波不断的辛巴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!


01

辛巴“复出”

屋漏偏逢连夜雨?



辛巴曾经有多火?

2017年,辛巴加入快手,疯狂“撒币”的土豪人设半年斩获1800万粉丝。

2018年,快手开通电商渠道,辛巴只用了3个月就把直播额做到了1.1亿。

2019年,辛巴带货直播GMV 133亿,还曾在双11期间创造过20亿的直播带货记录。

但真正让辛巴出圈的是:

2019年8月20日。

一场由胡海泉做司仪,成龙、邓紫棋、王力宏等大咖献唱,光是明星就请了42个,据说花了7000万,演唱会中穿插婚礼,婚礼中穿插直播带货1.3个亿的“真人秀”让不少人叹为观止。


而后。

2020年2月。

辛巴为了助力疫情高调捐出1.5亿,比绝大多数明星和企业家还多,一瞬间吸引了无数眼球。


如果说婚礼和捐款让辛巴出圈。

那么辛巴和散打哥的“一哥之争”就是破圈的开始。

4月24日。

辛巴宣布短暂退网。

还在直播间喊话快手官方:

快手,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,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,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,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。

据说这段时间辛巴团队还曾和抖音通过气。

6月14日。

辛巴时隔50天后回归快手,10分钟后销售额破亿,全场销售额超过12.5亿。

2020年底。

辛巴被卷入“假燕窝”事件,分别受到广州市场监管部门90万的行政处罚、快手封禁60天。

图源:腾讯网


即使是这样。

2020年辛巴带货直播GMV 121亿,虽然辛巴本人带货场次有所减少,但是辛巴家族在快手Top5里就占据了前4,总GMV 267亿。


2021年3月。

快手发布财报的当天。

辛巴单膝下跪宣布将于3月27日中午正式回归,表示“要接所有用户回家”。


3月27日。

辛巴豪掷千万获得的强曝光终于见效,解封首秀12个小时带货超20亿。

美中不足的是“封路”事件又一次引起了众怒。


至此。

辛巴因“假燕窝”事件再次被央视点名“希望永久封杀”,还因“封路”事件解锁了人民日报再次点名的成就。

3月31日。

辛巴复出后的第二场直播断崖式下滑,5个多小时仅带货841.4万元。


02

家族“乱像”

虎父出犬子?



快手初涉电商时。

辛巴第一场直播就卖了12万。

而今坐拥8000万粉丝的辛巴,无疑是快手的一个流量“黑洞”,坐拥2.1亿粉丝的“辛巴家族”更是占据了快手“六大家族”四分之一的粉丝总量。

图源:CBNData

在辛巴“掉线”的那段日子,辛巴家族可谓是赚足了眼泪。

而辛巴也没闲着,将旗下主播从去年的27位扩充到了60位。

辛选团队“师傅带徒弟”的家族模式,给了辛巴家族“强大”的凝聚力。

主播们互刷礼物、大号扶持小号,徒弟们在自己的直播间叫辛巴“爸爸”不说,甚至诞生了徒弟给辛巴下跪的魔幻场景。

2020年6月。

号称"狮王之女",想要"代父出征"的大胃王猫妹妹开启新一轮直播活动,猫妹妹因为一款产品定价偏低时,被辛巴破口大骂“滚”,而后猫妹妹销售额破亿,喜极而泣之余当场下跪向辛巴磕了三个头。


吊诡的是:

97年的猫妹妹只比90年的辛巴小7岁。

这种“如父如子”家族关系的背后,是辛巴绝对的“父权”,也是他对自家主播的“品控”。

2020年10月。

蛋蛋在直播中也感恩辛巴说道:“谢谢‘爹’给我所有的一切!”


直播间里上演一幕幕“天伦”的背后,是辛巴徒弟的各种直播乱象:

2020年10月。

辛巴徒弟安九带货直播时说到:“粉丝是城乡结合部的确,看不懂她的穿衣风格.....”


2021年1月。

蛋蛋在直播过程中谈到的卫生巾时,宣称别人家的卫生巾是工业用胶,他们的棉密码是用做口香糖的胶。


2021年3月。

辛巴徒弟赵梦澈在直播间一边介绍产品,一边说无效退款,被平台官方的监管人员直接封禁。


此外。

初瑞雪的新徒弟鹿被辛巴呵斥之后,劝粉丝不要忘了“初心”,粉丝应该维护的是雪姐和辛巴。


辛巴怼天怼地的背后。

是徒弟们定价失误、鄙夷粉丝、虚假宣传、夸大宣传、结党营私……各种低级失误。

与此同时。

没有辛巴的辛巴家族销量一直在下降,能带货的主播越来越少不说,带货销售额也跌到了15亿跌到了7.8亿,几乎腰斩。


此情此景:

辛巴显然也很“心累”。

4月9日。

辛巴在徒弟蛋蛋的直播间里,声称自己培养了蛋蛋、漂亮、鹿、赵梦澈、徐婕、猫猫等人,已经“够了”无憾了,要托付80%给蛋蛋。

“臣退了”。


4月10日。

辛巴在自己的小号直播时一脸无奈的解释:我又回来了。


4月18日。

辛巴在徒弟时大漂亮的直播间里,以“业内人士”的身份揭露直播带货的潜规则“配比”:

以某品牌口红为例,配30%卖80,配50%卖100,配70%卖300。

图源:春秋八卦君

4月19日。

辛巴干脆在直播间里用“家暴”来博人眼球,而这已经不是辛巴在直播间第一次打老婆了。



03

安若溪“讨薪”

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?


本来。

辛巴若真在“臣退了”那句之后真正退网,虽然他的身上的确有不少黑点,但我们都认可他是个“人物”。

辛巴为何“恋栈不去”?

不是因为辛巴没有抽身的想法,而是因为现在的辛选离不开辛巴。

雪上加霜的是:

4月15日。

安若溪的一纸反诉和辛巴对簿公堂。


我们不去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?

这一纸反诉击穿了辛巴家族脆弱的“父子关系”之后,还揭露了辛巴家族模式的最大弊端:“辛选=辛巴导流+辛巴控品+辛巴拿分成”。

辛巴巨大的流量也是他不愿退网的原因之一。

这些流量毕竟都是用钱砸出来的。

辛巴控品固然可以走到幕后。

但是没有流量的光环,对自家主播就缺少强有力的制约手段,旗下主播翅膀硬了就很容易出走。

没有了巨大的流量锁定的用户圈层,控品很难发挥出120%的效用不说,还很可能被主播“绑架”,经历过4起4落的辛巴显然无法接受。

换言之。

流量才是辛选的底层架构。

于是。

才有了辛巴的反复横跳。

一边是“配比”疑云,一边是直播暴利。

而这刚好表明了被资本和流量打败的人离不开流量带来的暴利,“恶心”了粉丝之余,自曝潜规则无疑是在与整个行业为敌。

但这或许只是辛巴看到自己的号召力不再,辛巴家族又不靠谱之时,给直播带货下的一剂猛药。


当然。

这和快手电商2.0时代的“削藩”也有一定的关系,辛巴家族那一套商业模式已经不适合快手了。

而这时。

辛巴好不容易走出“家庭伦理”的直播间,放眼望去,外面的江湖早已变了天:

网红第一股如涵私有化退市,李佳琦粉丝数超过肖战正在尝试自创品牌,罗永浩有望今年底还清6亿债务将开直播培训学校。

明星方面不仅有林依轮、胡可、吉杰这样的劳模主播,还有汪涵、金星这样的玩票主播,从温兆伦、吕颂贤、李思捷这样的知名演员到庄思敏、陈嘉佳等新生代演员,TVB艺人似乎在抖音找到了自己的“第二春”。

企业家这一块,继@雷军 @罗永浩 之后,@李国庆 也加入抖音直播,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隐形冠军@罗振宇 。

大环境上。

2012年左右的“电商七雄”:阿里巴巴、京东商城、苏宁易购、国美、易迅、当当网和1号店,随着腾讯入股京东、易迅边缘化、京东吞并1号店、当当网退市、拼多多横空出世,又进入了阿里巴巴、京东、微信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,苏宁易购的“新七雄”时代。

到这里。

辛巴被动尝试过“去辛巴化”的苦和甜之后,重新拥抱快手,虽然积重难返,但经过“去辛巴化”辛选供应链的洗练之后,辛选也在步入自己的2.0时代。

于是。

辛巴又开始了自己的“拿手好戏”,怼完资本家后怼起了主播们的供应链。


说实话。

辛巴不需要翻红,也不需要洗白。

他最大的问题不是快手的信任电商容不容得下他,而是怎么在“燕窝配比”之后如何重新“唤醒”老铁对辛选的信任?

毕竟。

8000万老铁哪是那么容易舍弃的?

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,也高估了辛选。

被流量“套牢”的辛巴,正在跌下神坛之前“榨干”自己也许是最后的流量红利。

或许。

现在就是辛巴“退网”的最佳时期。


首席营销官原创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

作者微信公众号:互联网品牌官  (ID: szwanba)


1人觉得好看

已标记好看

我们将会为更多用户推荐此文章

声明: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首席营销官立场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附上出处及文章链接。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,请征求作者本人的同意!

说点什么

注册
后参与讨论

最热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

热门文章

更多
首席营销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