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首席营销官

正常登录

短信快捷登录

忘记密码
获取验证码
登录
极速注册

第三方登录

手机注册

邮箱注册

获取验证码
获取验证码
滑动解锁
注册

两天蒸发4854亿,美团怎么了?

原创   2021-07-30   14:58
0
0
1

此前,有一篇名为“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”的文章全网刷屏。


该文还原了骑手在外卖平台的算法控制下,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,与死神赛跑、和交警较劲。

 
背后的根源是,美团用算法将剥削力度不断加码。
 
而且,美团和骑手是外包关系,骑手们没有社保保障,无疑是在“裸奔”。
 
而这种现象,如今要戛然而止了。
 
7月26日,国家市监总局等七部门联手发出大招,给外卖平台立下多条规矩,为美团骑手撑腰。

 
核心要求有3个关键点:保障骑手的劳动收入;算法“取中”,适当放宽配送时限;完善社保,为骑手购买保险。
 
这对于美团来讲,无疑是一个重锤。
 
消息一出,美团市值两天就蒸发了4854亿,一夜回到解放前!
 
 

01

美团的噩耗
迎来史上最黑暗时刻

一纸规则,美团遭到重锤,损失惨重!
 
这些年,美团在腾讯等众多资本的加持下,疯狂烧钱扩张抢占市场,形成和饿了么两家垄断外卖市场的局面。


但看似表面风光无限,其实日子似乎并不好过。
 
常年烧钱扩张,使得美团每年都处于严重的亏损之中。
 
美团财报显示,自2018年上市至今,只有2019年实现赢利,而且还是靠一年抽佣655.3亿元带来的。
 
而且,外卖业务利润薄弱。
 
数据显示,2020年,美团外卖全年总订单量为101.5亿单,而美团外卖的骑手总成本为486.9亿元,平均每单外卖需要支付给骑手4.79元。
 
再通过外卖订单数量来算,每单外卖为美团贡献收入为5.77元,相当于每单的毛利率约为0.98元。
 
过去美团采用骑手外包模式,省掉了大量骑手的社保,美团才能承受住巨额的亏损。
 
如今按照规定,美团需要支付骑手高达100亿元的社保成本。
 
这对于美团来说,是不小的支出。


再加上国家在算法层面加紧监管,放宽骑手配送时限,美团无法再靠压榨骑手获得更多的订单量。
 
这意味着,美团或将直接陷入亏损70多亿元的局面之中。
 
而且。
 
前有饿了么在对抗,后有抖音虎视眈眈,如果美团一旦涨价,将高出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,无疑竞争对手会趁机大肆抢夺美团市场。
 
由此来看,美团貌似迎来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。


02

从死人堆爬出来的王兴
最后还是露出了“獠牙”

时间回溯到2010年。
 
王兴瞄准了“团购”这一全新领域,当时是抱着将商家的广告开销节省下来,支撑平台利润的朴素想法。
 
让王兴没想到的是,美团网成立不到1年时间,全国相继出现了近6000家团购网站。使得团购这个战场,注定是一场“千里挑一”的存活游戏。
 
当其他团购平台通过简单粗暴的烧钱方式掠夺市场时,王兴只做了一件事,那就是“狂拜访,狂上单”!
 
简单的说,就是在竞争对手疯狂砸钱投广告买用户的时候,美团的全部重心放在拜访和维护商家客户的事情上。


正是靠着这种地推手段,美团抓住了最为优质的商家资源,并且与之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,在其他团购网站大批量破产的当口,美团网存活下来,并成为团购领域的老大。

也就是说,王兴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。
 
随后 ,美团进入到了外卖领域,秉着让用户“吃得更好、活得更好”品牌理念,将业务延早到吃喝玩乐等生活领域,不断拓展品牌护城河。


但是,如今美团却是变了!
 
上演“一鱼三吃”戏码,即从外卖小哥那节省五险一金和运营费用,逼宫中小商户以压制竞争对手,还靠大数据杀熟消费者一刀。
 
这已经是众人皆知。
 
早有多个外卖商家爆料,美团外卖要求签订独家协议,即“二选一”霸王条款。


同时还通过大数据杀熟消费者。就是同一个人常用美团帐号和不常美团帐号,或者不同的人,打开同一个外卖店铺,显示的价格不一样。


这也是当年滴滴的套路。
 
互联网巨头的惯用伎俩,就是前期通过疯狂补贴,对商户和用户进行跑马圈地,一旦站稳跟,就开始割商户和用户的韭菜了。
 
如果说,之前互联网巨头通过技术,让人民生活变得更加美好,显示出革命家和慈善家的特质,那当下,互联网平台巨头正在去掉“滤镜”,露出了资本家的撩牙。


03

从蚂蚁金服到美团
互联网江湖规则将被重塑
 
腾讯视频、爱奇艺等不少互联网企业,一直在亏损,却还在持续经营,而且过得很滋润。
 
在外界看来,送外卖被视为低毛利、高投入的领域,美团却坚持投入,哪怕公司因此陷入巨额亏损当中。

为何?
 
这背后是互联网企业的亏损骗局。
 
以美团们举例来看,亏损的外卖业务版块只是流量引流池,背后则是酒店及旅游、单车出行、社团购的美团优选 、电影、打车出行等。
 
最终,集团赚了钱再补贴回去就行。
 
这种商业逻辑是在互联网野蛮生长时期形成的,而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迅猛,几乎颠覆了实体商业逻辑。而过去的20年里,国家基本对此是支持和包容的态度。
 
从蚂蚁金服、腾讯视频、抖音再到滴滴、美团,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是靠着收割流量红利,成长为各个领域的巨头。
 
但,随着流量红利消失,粗放模式的弊端也开始显现,比如,抽成比例、骑手安全、食品安全、困在系统……
 
再加国家监管政策加紧,互联网企业过去那套江湖游戏规则不管用了。

 
蚂蚁金服上市被喊停,2万亿市值的狂欢泡汤,教培行业、房地产行业轮番中招,滴滴APP被迫下架,美团遭反垄断制裁以及此次国家高层出台规则重锤......

 

一场围绕互联网资本的拉网整治,正在电光石火间拉开大幕,而互联网资本家的獠牙也将被割断,互联网巨头野蛮生长时代也将终结。

 

实际上,国家高层出手,对互联网企业来说不失为一件好事,倒逼着思考存量时代的价值提升,倒逼其内部结构不断优化,通过技术迭代为自身创造更高的商业价值;而对于普通消费者,也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
首席营销官原创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

作者微信公众号:互联网品牌官  (ID: szwanba)


1人觉得好看

已标记好看

我们将会为更多用户推荐此文章

声明: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首席营销官立场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附上出处及文章链接。如果作者注明不能转载及需要授权的,请征求作者本人的同意!

说点什么

注册
后参与讨论

最热评论

查看更多评论

热门文章

更多
首席营销官